主頁
  觀看日記訂閱日記會員活動 書籍推介原創寫作討論區 
Showhappy.net Forum
六月 24, 2017, 06:36:41 下午 *
歡迎光臨, 訪客.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.
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?

請輸入帳號,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
新聞: 用戶遺失的日記正在搶救中,日記有問題的用戶,請於技術支援寫下你的問題,我們會逐一處理。
 
   首頁  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 
頁: [1] 2 3 ... 38
  列印  
作者 主題: 未滿十八歲,不建議閱讀此文章  (閱讀 272720 次)
0 會員 以及 1 訪客 正在閱讀本篇主題.
sugerfree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645


81927548 jerisng_sugar@hotmail.com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於: 七月 24, 2005, 12:40:37 上午 »

我說過,你的命是屬於我的,
生生世世都是屬於我的,就算是死,
我也會拖著你一起下地獄...


<<序章>>

「你為...什麼要這樣...」你問。
我看著鮮血從你那腳踝不停流出來,我笑了,
我慢慢走向你,看著你趴在地上,很痛苦的樣子,
我就知道一開始就把你的腳筋割斷是正確的。
我一步一步走向你,看著你懼怕的眼神,
我很傷心,
我說:「你為什麼要這樣怕我?」
「你...究竟想怎樣?」
「你等多一會兒,你就會知道了。」
你被我的高跟鞋踩著你腳踝,血流得更快,
聽著你那痛苦的叫聲,看著你那生不如死的眼神,
我高興得笑了出來。
「我很喜歡你這個樣子,就像我和你以前######的時候,
和你興奮時的樣子,很像,不對;簡直是一模一樣才對。」
「妳...已經瘋了...妳已經瘋了....」
「沒錯,不過就算我是瘋了,也是你們兩個造成的!」
就在這時候,門外響起了汽車響安聲,
「救命呀...救命呀...有人想殺我呀!」
「哈哈,你以為外面來的是什麼人?他們不會救你的,
他們只是收錢做事的人,你以為他們會理會誰有人要被殺嗎?哈哈!」
我一打開門,就把一袋沉甸甸的東西拖進屋內,
「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我猜,你應該會很高興見到她,不過先等我把這東西綁好,
不然它就會跑掉了,也浪費了我為了捉它而花的錢。」
我把繩索解開,一把火紅的曲髮露了出來,我拿來一張椅子和鐵鍊,
再半拖半拉地把這東西放到椅上,
「對了,我買了把好玩的東西,差點忘了。」我回過頭,對住你嫣然一笑。
我從手袋中拿出一枝銀色的槍狀物體,我看到你倒抽了一口氣。
「你不用怕,這不是手槍。」
我一邊向你說著這槍的用途,一邊安裝。
「這是用來打斷腳筋用的,比較好,不會流太多的血,
只可惜,我太遲才訂得到,不然你也不用吃這麼多血,
不過,不用怕,我已幫你止血,你.是.不.會.這.麼.快.死.的!」
說完之後,我就把槍放到它的腳踝處,回過來對你說:
「你知道它是誰嗎?」
我一邊撥起它的頭髮,一邊把槍打到它的身上;
我沒聽到槍的聲音,只聽到你快瘋了的叫聲。
「安妮!安妮!妳快醒醒!求求妳,不要這樣對她,我求求你,
你要我怎樣都可以,妳放過她,好嗎?」
「都怪你,害我沒聽到槍聲,還以為槍是壞了!」
我又準備著,這次是右腳!
「求求妳,妳想怎樣都可以,只要你不要傷害安妮,
我什麼都可以答應妳!」
「難道你忘了誰也曾經這樣求過你嗎?」
說完,我便一槍打落安妮那白白嫩嫩的右腳。
我慢慢把東西收拾好,我回過頭對住你說:
「你們今晚好好休息吧,明天才是正式開始...哈...哈....哈.....」
我把門輕輕帶上,再也聽不到你的叫聲...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
「歡迎光臨!」
「威士忌加冰。」

我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,復仇的果實是多麼的甜美,
看著他痛不欲生的時候,我感覺到興奮。
「是你欠我的...是你欠我的...」
我一杯接著一杯,把我的恨和愛都吞進肚裡,
唯有這樣,我才能夠得到片刻的舒緩。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
我拿著豆漿和小籠包,慢慢走向他,
「起來吧,我買了你最喜歡的早餐。」
「我不吃!」話音未落,你已一手把東西掃得滿地皆是。
「你究竟想怎樣?我和安妮都已被妳弄成這樣,
你還想怎樣?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和安妮?」
「你的心就只會掛著安妮,那我呢?你又有沒有想過我?」
「你和安妮######混時,你有想過我嗎?你對著她說著天長地久時,
你有想過我嗎?你和她海誓山盟時,你有想過我嗎?」
「你該知道,我得不到的東西,也沒有人可以得到!」
「就當是我對不起妳,你放過我們好嗎?」
「不好!」我笑著說。
我從袋裡拿出一瓶透明的液體,
「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」我邊問,邊拿出針筒,
從瓶裡抽出液體。
「這是我很辛苦才找回來的,能止痛,就算是再痛,
只要注射10mg,也會馬上止痛,唯一的不好處就是會上癮,
和不能過量。」
「我知道你很痛的,你看你的手都被手銬弄傷了,
還有...你的腳。」
「呀!!!!!」我一腳踩在你的腳踝處。
「不過,我不會這樣要你難受的,來,我幫你注射吧。」
「不!」
「不用怕阿,為了今天,我可是千辛萬苦地唸醫,
現在我也算是半個醫生,普通的醫療,都難不倒我的。」
我把已經虛弱無力的你拉過來我身邊,
注射後,看著你由痛楚變得舒緩,我的心也放鬆了下來。
「求求妳,就念在我們曾經也算快樂過,你就放過我們吧。」
我慢慢走向安妮,「該死的,他們藥下得太重,到現在還沒有醒!」
我從袋裡拿出一瓶阿摩尼亞,倒了一些在手帕上,拿到安妮的鼻子前,
不消1分鐘,她已經開始醒了。
「嗨,安妮,記得我嗎?」我笑著對她說。
「呀!!!妳!!!這是哪裡!!妳捉我來這裡想怎樣?我的腳!!」
「硃...不要太吵喔!」
「妳...妳想怎樣,臭婆娘,妳是因為得不到Kwa才這樣吧!
瘋婆子,快放了我!」
啪!!!
「你敢打我!」安妮狠狠的瞪著我。
「為什麼不敢?你以為你現在是什麼境況可以大吵大鬧?」
我拿著布塊,塞到安妮的咀裡。
「聽Kwa常常提著說,你指甲怎樣美,怎樣纖細,
現在看來,真的蠻不錯,大既花了不少錢吧?」
我看著那款款不同的指甲花,
「真的很漂亮...可惜...」
我拿著一枝鐵鉗,慢慢移向安妮那青恖般的纖纖手指,
我笑著對安妮說:「會有一點點的痛,忍忍就好。」
說完,我就把她的食指指甲整片扯了出來,
我看著安妮那扭曲的面容,眼淚從她那原本勾人心魂,
但現在只是載滿惶恐的眼睛裡滴下來。
耳邊不停地響起Kwa的求饒聲。
「會很痛嗎?」我望著安妮。
說完,我就一隻隻地把那一片片的指甲扯下;
每一次,我都感受到,她因為痛楚而不停地掙扎,
十隻指甲,轉眼就全被扯下了。
「你看,現在這樣不是更漂亮嗎?」
我輕按著安妮那已經再沒有指甲保護的指頭,
「對了,不消毒不太好,發炎的味道會很難聞的,
你等等我,我去拿。」
我把消毒藥水一股腦地倒在安妮的指頭上,
看著安妮痛楚的表情,我興奮得哼起歌來。
「哎,對了,反正你的指甲花這麼漂亮,丟了可惜,
不如我就幫你裝起來吧!」說完,我就幫她一片一片的撿起來,
放進瓶子裡,聽著那指甲跌落瓶裡的聲音,咚..咚...咚...
我開心得像個小女孩般笑了出來。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

「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們?」你對著我說。
「放過?你們又何曾放過我?」
「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,但是不關安妮的事呀!」
「哈哈…好一句不關事,你自己心知肚明她做過些什麼事!」
我點燃了一根純萬寶路,狠狠地吸了一口,
「求求妳,千錯萬錯都是我,可以嗎?你要什麼我都給你,
這樣可以了嗎?求求妳放過我們吧!」
「哼,你可別忘記﹛你現在擁有的一切,除了安妮,
有那一樣不是我給你的,你的地位,你的錢財,你的名氣,
你以為你沒有錢的幫助,會有人欣賞什麼藝術嗎?」
把煙蒂弄熄,我站了起來。
「我勸你還是死心吧,終此一生,你都逃不掉的了。」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

(Kwa,你是不是一生都會愛我?)
(傻瓜,不愛你,還有誰值得我愛?)
(你說的喔,如果你背叛我…)
(那就任你處置!)

「是你欠我的…」
「是你欠我的…」
「是你欠我的!!!」

「早晨。」
「你們怎麼這種臉色看著我?枉費我特意買早餐給你們吃。」
「要不要吃,你們自己選擇。」
「妳綁著我們的手,叫我們怎樣吃?」安妮狠狠地說。
「我不是已經把盒子打開了嗎?」
「妳叫我們怎樣拿,妳是瞎了看不到我們的手被綁著嗎?」
「誰……叫你們用手拿來起,要吃就跪下來,學狗一樣吃!」
「妳!」
「要不要吃隨便你們,哈哈哈…」
「妳不要太得意,我一定會告訴我爸的!」
「哈哈…我知道你父親就是XXX,但是你大既不知道你爸現在在什麼吧?」
我從手袋中拿出數碼攝影機,開動之後就放在桌子上,讓全部人都可以看到。

「啊~~你好壞的~~不要嘛~~~啊~~~~」
「嘿嘿~~看你這次還可以往哪裡走!」
「你不怕被人知道你和我發生這種事,而破壞了你好好男人的形象嗎?」
「哈哈~~~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?」
「啊~~~你好壞唷~~~啊~~~」

「哈哈,你爸現在可正跟xx夫人鬼混著,妳猜他會有時間理妳嗎?
就算知道了,妳猜他會不會敢為了一個不太親,又處處和自己作對的女兒,
而甘於得罪權貴嗎?」
「妳騙人!妳騙人!!」
「是不是騙人,妳心知肚明。」
« 最後編輯時間: 二月 17, 2006, 10:58:07 上午 由 sugerfree » 已記錄





很多過十年後,仍然可以拖著你的手,便已經是一種幸福...
kaykay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513

292425809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 於: 七月 24, 2005, 01:02:57 上午 »

嘩...SUGER~你係咪睇得深雪既書多呀~
小心俾人LOCK呀~真的很恐怖呢~

睇到我都有丁丁驚...不過你又真係寫得幾好~
加油啦~SUGER~^^
« 最後編輯時間: 七月 24, 2005, 01:08:54 上午 由 kaykay » 已記錄
星穎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906


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
« 回覆文章 #2 於: 七月 24, 2005, 01:29:41 上午 »

好恐怖呢..驚驚地..><””
小朋友下次都係唔好睇依d post!
但都支持你呀~~
« 最後編輯時間: 七月 24, 2005, 01:29:52 上午 由 星穎 » 已記錄

[span style=\'color:gray\']變得沉默起來
wingfish
訪客
« 回覆文章 #3 於: 七月 24, 2005, 01:29:58 上午 »

正,我鍾意!!!
快d寫....我會想像佢係我個ex同第三者...好爽呀....哈哈
已記錄
SnZoEoW
Full Member
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209


snow_zoe0702@yahoo.com.hk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4 於: 七月 24, 2005, 02:02:47 上午 »

夠變態~我鍾意~!!
已記錄
*~小珊~*
Sr. Member
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307


siushan_sharon@hotmail.com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5 於: 七月 24, 2005, 02:06:59 上午 »

wah...好正呀!的確係有d恐怖~但寫得好正!支持你ya~
已記錄

luvushwinn
Forum Moderator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3709


136611022 hahahawin@hotmail.com xxluvushwinxx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6 於: 七月 24, 2005, 02:14:44 上午 »

[span style=\'color:orange\']可怕. .XD..但係就算我夠左18都驚..lol[/span]
已記錄



faith in luv iz all it ever took
日記
sugerfree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645


81927548 jerisng_sugar@hotmail.com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7 於: 七月 24, 2005, 02:39:50 上午 »

...我早說了
不夠18不要看比較好...

怕因此被人鎖post...

其實我原本都唔知寫唔寫好(返工時,邊做野邊寫)

因為我覺得未必有人接受到...
所以我有好多字眼都唔敢落
有好多idea都唔敢用...
怕即刻被人lock=.="""

and...我有睇深雪

我都喜歡她的書...

有機會先可以再貼
因為在家裡要用手寫=.="""
« 最後編輯時間: 八月 04, 2005, 07:10:06 下午 由 sugerfree » 已記錄





很多過十年後,仍然可以拖著你的手,便已經是一種幸福...
kaykay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513

292425809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8 於: 七月 24, 2005, 02:11:07 下午 »

我想睇落去呢~雖然有丁丁驚~但係呢個idea真係冇出現過~
所以都幾期待之後既發展~加油啦suger~post埋落去啦~
已記錄
Charny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506
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9 於: 七月 28, 2005, 05:37:12 下午 »

I LIKE IT~~~快d~~POST~~~
已記錄

[span style=\'font-size:10pt;line-height:100%\'][span style=\'color:orange\']


[span style=\'color:red\'][span style=\'font-family:Courier\'][span style=\'font-size:12pt;line-height:100%\']愛你不是一兩天的事.....教我怎樣像你...說忘記就忘記~~[/span][/span][/span]




[span style=\'color:orange\'][span style=\'font-size:10pt;line-height:100%\']!*~雪米"慈"之傻豬日記~*
camp_w
Forum Moderator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7840


168501946 camp_o514@hotmail.com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0 於: 七月 28, 2005, 06:44:16 下午 »

好睇好睇好好睇!!!
最鍾意D咁暴力既野...XD
已記錄
yo_single
Sr. Member
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297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1 於: 七月 29, 2005, 06:08:36 下午 »

代sugerfree post既::*

「我呸!妳以為妳這樣就可以嚇到我嗎?」安妮說。
我慢慢走向安妮,我伸出手輕撫她的臉,
那賽過白雪的肌膚,很美,的確是很美。
「如果我從你的頭上倒些硫酸下來,妳猜會如何?」
我邊說邊撫摸著她的臉,我感到指尖傳來了一陣陣顫抖。
「妳怕嗎?哈哈,妳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嗎?」
「我說說笑而已,我又怎會浪費這樣漂亮的一張臉?」
我回過頭,對著Kwa。
「你知道嗎?你的甜言蜜語曾經那麼的令我醉倒。」
我一步步向著Kwa走去。
「你知道嗎?每當我想起你的這些說話,也曾對著另一個女生說時,
我就控制不了,我的心就會很痛,很痛,你知道嗎?」
「慢慢地,我就發覺,原來我只要傷害自己,我的心就不會那麼痛,
你看!」
我拉起外套的衣袖,手腕處,無一處沒有刀痕。
「但是,後來我發現你和安妮的事,這一招就變得不管用了...」
「你知道我有多痛嗎?為什麼當初如此愛我的人,現在卻抱著另一個?
為什麼?為什麼?」
眼淚不受控制地掉下來。
「然後,我就想,會不會是因為你太會說話了,所以那女人才會纏上來...」
「Kwa,你猜我想到什麼方法?」我笑著對你說。
「嘻嘻,雖然這個方法,會令我也再從此聽不到你的聲音,不過,
我愛你也並不是因為你能言善辯嘛,不過,我得先幫你打針,
不然,我怕你會太痛。」
我笑著蹲下來,拿著針筒,捉著你那不停掙扎的手。
「不要掙扎嘛,不用怕的,一下下就過的...」
「不要!我求求妳!妳放過我好嗎?」
藥物的影響,令你再無能力抵抗,
「那我們開始囉!」
「不!不!」安妮尖叫著。
我回過頭,拿了一塊布條塞進安妮的咀裡。
「妳這樣吵,會令我分心的,知道嗎?」
我扭開cd機,「Kwa,記得嗎?是莫札特的鎮魂曲。」
我先拿出一把鉗子,把他的舌頭強拉出來,再用筆描繪著,
「要切多少才夠呢...」
我看到眼淚從你的臉上一滴一滴的滴下。
「忍一忍就好!」
我拿出手術刀,對著我畫了的地方,一刀一刀的,慢慢割了出來。
然後我從袋子裡拿出手術用的針線,一針一針的把傷口縫合起來,
最後我拿著消毒藥水,幫你輕輕的拭抺傷口。
「完成了。」我親了你那已經全是汗水的臉龐。
「不知道,會否成功?」我對你笑著說。
我把東西收拾,便把安妮口中的布條拿了出來。
「妳瘋了!妳瘋了!妳為什麼這樣對Kwa,妳這樣只是在傷害他,
妳根本不是愛他!!」安妮對著我厲聲惡語。
我回過頭,看著Kwa,他已經被折磨得毫無神氣。
「或許吧,但是起碼他的命運是在我手中,任由我決定...」
說完,我頭也不回便離開。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(Kwa,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。)
(是什麼?)
(我有了你的BB!……怎麼你的臉色這麼難看?)
(把它打掉…)
(什麼?)
(我說把它打掉!)
(那是我們的孩子!)
(我不須要這些!)
(為什麼?)
(沒有為什麼,反正你明天就去把它打掉!)
(不!)
(……那你別怪我!)
(你怎麼可以這樣…)
(你自己選擇吧,如果你一定要生下來,那我們便分手。)
(……那你明天…)
(妳自個兒去!)
說完,你就轉個身走了出去。


「小姐,還要多一杯嗎?」
「嗯。」
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,你可怪不了誰…是你造成的…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「抱歉,今天睡晚了,可沒為你們帶早餐來,不過沒關係,
我可不會讓你們餓著的。」
「對了,差一點忘記了,你們看,漂亮嗎?
這可是我走了很多間寵物才買到的!」
我拿著兩條狗圈,逐一幫你們帶上。
「寵物店還以為我為自己深愛的狗狗買的呢。」
「安妮,我覺得這條粉紅色狗帶很適合妳呢。」
「對了,我曾經聽過Paul說過,妳的床上功夫非常好,
記得哪一個Paul嗎?就是Kwa那個兄弟,跟你有過一手的那個,記得嗎?」
我看到Kwa那不可置信的眼神。
「妳騙人!妳騙人!我沒有!妳騙人!」安妮尖叫著。
「我真想見識見識,妳究竟有多令人銷魂蝕骨?」
我拍一拍手,「這是我特別為妳請來的。」我笑著對安妮說。
我回過頭,對著那幾名剛進來的男人說:
「不用憐香惜玉!」
我轉過身,從袋裡找出我的香煙,這一幕,我可要慢慢欣賞。
「妳這個殺千刀,妳會有報應的,呀!!!」
看著安妮不斷掙扎著,我已經興奮得無以自制。
「我信會有報應的,不然妳今天也不會落在我身上。」
我看Kwa那求饒的眼神。
「你想我放過她,是嗎?」
你點點頭。
「沒可能!」
你不斷的向著我點頭。
「哈哈,如果你能對我親口說著,求我放過她,那我就放過她囉。哈哈!」
看著你既羞憤又屈辱的樣子,是我最喜歡的娛樂節目。
耳邊不停響起安妮那痛苦的叫聲。
「不要那麼溫柔,只管當她是妓女!」
「呀!」
「對,愈粗暴愈好!哈哈!」
「你們就只會玩這個嗎?你們就不會玩些其他的嗎?」
「但是…這樣會弄傷她…」
「不用管這個,只管幹!」
「呀!不要!求求你!不要!」
聽著安妮悽厲的慘叫聲,那是天下間最美的音樂。
幾個小時之後,我叫停了他們。
「你們走吧。」
男人們面面相覷,就各自穿好褲子離開。
就在這班男人走了後,我按電話。
「錢已經匯進你的戶口,把他們一個不留,手腳乾淨點。」
我站起來,我看到血從安妮的下體流出來,
我當然知道她不會是處女。
我拿起一杯冰涼的清水,就往安妮的面上倒去。
「這樣會令你清醒點嗎?」我笑著對安妮說。
我看到安妮眼角的淚珠,這令我更加覺得快樂無比。
我輕輕的幫安妮把衣服穿好,再附在安妮的耳邊說了幾句,
然後我就拿起手袋開門離去,只留下安妮在背後尖叫著。

「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把妳欠我的一筆勾消。」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(有人看到你和安妮手拖手逛街…)
(妳查我?)
(不是…只是有人跟我說…)
(神經病!)
(那究竟…)
(妳以為我是傻的嗎?就算我真的是要移情別戀,
也不會找妳的好朋友吧?我像這麼蠢嗎?)
(妳不要那麼多疑好不好?)
(對不起…)
(算了!)
(對不起…你不要生氣好嗎?)
(我沒事,只要妳不要再拿這些事來煩我就好了!
妳也知道,我為畫展的事已經夠煩了!)

「安妮,妳知道嗎?妳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,
我有什麼都願意跟你分享,但是想不到妳連我男友妳都想分一半!」
「原諒我!我真的…」
「真的什麼?妳和他一起時有想起過我嗎?妳有當過我是妳的好朋友嗎?」
「當妳一手推我落樓梯時,妳有想過我是妳認識了十多年的好朋友嗎?」
「當妳在別人面前中傷我時,妳有想過我會難受嗎?」
「我……」
「別我了,妳永不會知道妳傷害得我多深!」
「我知道,我知道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
我知道無論我做什麼都不能補救,
但妳就念在我曾是妳好朋友的情面上,放過我,好嗎?
我答應妳,我以後都不會再在妳面前出現,
不會再接近Kwa,我發誓!」
「妳…現在說什麼,我都不會再聽妳的了!除非…」
「除非什麼?」
「除非妳願意幫我一個忙…」
「什麼我都願意答應妳的!」
「那妳就幫我把Kwa的眼珠給挖出來吧!」
「什麼!」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「小姐,我們是警察。」
「是,有什麼可以幫到你?」
「我們正在調查一宗失蹤案,是關於關嘉華的,
請問妳認識關嘉華先生嗎?」
「認識,他是我前度男友。」
「請問妳最後一次見他是什麼時候?」
「一個月前。」
「即是幾月幾號呢?」
「6月28日。」
「那他找妳是為了什麼事?」
「跟我分手,以及他會怎樣攤還他欠我的錢。」
「他欠妳錢?」
「是的。」
「那他有沒有告訴妳,他有和誰結怨嗎?」
「沒有。」
「喔,那麻煩妳了。」
「我想請問一下,他...失蹤多久了...?」
「大約一個星期了。」
「喔...」
「謝謝妳的協助。」
「不客氣。」

「這個女人,真的很愛他男友呢,如果是我,
我一定不會和她分手,這麼漂亮...還有那身材...」
「夠了,我們是在工作,不是看女人。」
「是!」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
「王媽,妳在外面搞什麼?」
「小姐...那些警察來找妳有什麼事?」
「沒事,只是Kwa失蹤了,可能有人報警了,
所以他們來問問看有什麼資料可以提供而已。」
「為什麼他們還要來煩小姐,小姐不是已經跟那個衰人一刀兩斷了嗎?
那個衰人,把小姐弄成這樣,我恨不得一刀那個衰人給宰了!」
「王媽,你這番話可不要給外面的人聽到,特別是最近。」
「是,是,知道,小姐,那我去煮飯了。」
「嗯。」
 
已記錄
yo_single
Sr. Member
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297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2 於: 七月 29, 2005, 06:37:35 下午 »

我都睇哂喇

好恐怖...但係sugerfree你作到好真..好叻呀你!!
已記錄
wingtung1314
Sr. Member
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487
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3 於: 七月 29, 2005, 11:52:15 下午 »

wa...好驚呀...我過18歲睇都好驚呀...
令我諗番起一套戲叫< saw > 唔知你地有無睇...
又係好變態架...>.<
已記錄

[span style=\'font-size:14pt;line-height:100%\'][span style=\'color:deeppink\']☆=[span style=\'font-size:21pt;line-height:100%\']/span][/span]
殭屍獵人阿怡
Full Member
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15
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4 於: 七月 30, 2005, 12:18:59 上午 »

好正呀~
d情節都好好呀~
完全唔會覺得為變態而變態~
好make sense
不過真係好深雪! ㄏㄏㄏ  
已記錄


I Love Franz Ferdinand so much!!!!!
fainet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2407

問我 0 0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5 於: 七月 30, 2005, 04:11:31 上午 »

其實係咪應該睇下版規?
已記錄



Xanga
布殊係美國人自己選出黎;
但鱷魚係自己爬出黎....


對於惡意者的針對話語 ,本人不打算再回應
敗者住住永遠糾纏著勝利者 ,緊咬著勝利者
angelica
Full Member
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29


lone_liz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6 於: 七月 30, 2005, 06:52:24 上午 »

@O@ 緊張ing~

+u
已記錄

 
[span style=\'font-size:10pt;line-height:100%\'][span style=\'color:red\']↗° ° ≧∞≦ ° °
[span style=\'color:orange\']我要忠於我自己,誰也不能影響我
[span style=\'color:purple\']我要相信我日記,誰也不能利用它

[span style=\'color:red\']↗° ° ≧∞≦ ° °
[span style=\'color:blue\']我的日記,是需要密碼保護,因為它曾被傷
*;貓骨+_|||
Hero Member
*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27241



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7 於: 七月 30, 2005, 09:21:34 上午 »

[span style=\'color:plum\']=v="

睇完..*
變態得很..*卡..*
努力丫..*>v<"[/span]
« 最後編輯時間: 七月 30, 2005, 09:21:45 上午 由 *;貓骨+_||| » 已記錄
yo_single
Sr. Member
*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297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8 於: 七月 31, 2005, 05:37:05 下午 »

代sugerfree post下文::*

「怎樣?決定了嗎?」我點起一根煙,問著安妮。
「妳...是說真的?」安妮惶恐地問我。
「妳認為呢?」我笑著。
「不!我不會這樣做的。」
「隨便妳,我只可以告訴妳,這裡總要有一個人受苦。」
「不是妳,就是他。」


「安妮,妳知道嗎?人其實有很多內臟,
就算割掉了某一程度都不會死,因為內臟的功能還存在著。」
「就例如,肝,腎以及肺...但為什麼這麼多人還會因為手術而死亡?」
「那是因為手術出現了併發症,或是更換內臟之後出現了排斥。」
我從袋裡拿出手術工具,我帶起手術用手套以及口罩。
我走向安妮,為她注射了麻醉藥,
「老實說,我從未試過做如此的手術時,不用全身麻醉的。」
我笑著對安妮說。
「不!不!不!救命!!有沒有人!!」安妮尖聲求救。
「難道妳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天,還不知道這裡是不會有人來的嗎?」
我邊聽著莫札特-魔笛的美妙旋律,邊站在椅子上,
把一面全身的大鏡子掛在天花板上,
我要讓安妮清清楚楚的看到整個情況。
我拿起手術刀,伸向安妮的肚子上,
我感覺到手術刀壓在她肚子上的彈性,我輕輕的拖開,
血從她被破開了的肚皮內流出,我看到她恐懼的眼神,
那種絕望的眼神。
「妳要相信我的技術嘛。」
我拿出鉗子,把她的肚皮拉開,我細心的用棉花把過多的血印走。
我拿起手術刀在她的肚內脂肪輕輕割開,
再從裡裡找到我的目標-肝臟。
我把我要的部份,用手術刀割下,再用針線把傷口縫合起來,
我對著安妮說:「成功了。」我笑了。
我把手術後切了出來的肝臟放在她旁邊,讓她嗅著那濃濃的血腥味。
我拿出一包血漿,為她接上她的靜脈。
我慢慢為我用過的手術工具消毒。

「安妮,妳...知道妳自己的味道嗎?」
我把她的肝臟拿起來,那種餘溫尚在的感覺。
然後我便往廚房走去,邊說著:
「聽說,如果手術過後最好多吃一點補血的食物,
妳和Kwa最近都做過手術,我這做主人的,
又怎能不煮些什麼給你們補補血。」
我從廚櫃裡拿出鍋子,洗乾淨之後,就加了點水,放到煤氣爐上。
我從架子,拿了一塊薑和一些蔥蒜,邊對住安妮說:
「妳大既還沒有吃過我煮的東西吧?Kwa對我的手藝可是讚不絕口的,
等一會,妳一定要好好嘗嘗我的手藝。」
我拿起菜刀,一刀刀的切著,薑片,蔥段...
我把所有切好的都放進水裡,滾著,再拿起調味料。

我把熱騰騰的湯端了出去,放在安妮和Kwa的地上。
「吃吧!不要浪費我的心意。」
「...這...是....」
「這是湯呀,我今天到菜市場買的。」
「放心吧,沒毒的。」
大既是餓得太久了,沒消幾分鐘碗底已經朝天。
「這是什麼肉?味道很好吃!」安妮對著我說。
「這是新鮮的肝臟,當然好吃。」我對著安妮說。
「那.......」
「妳沒猜錯,就是剛才妳被切出來的-肝臟。」
看著他們,一副嘔心的樣子,不停地乾嘔著。
「妳!妳瘋了!妳這個瘋子!呀!!!!!!!!」
「哈哈...哈哈........哈哈!!!」

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
 
« 最後編輯時間: 七月 31, 2005, 05:40:52 下午 由 yo_single » 已記錄
殭屍獵人阿怡
Full Member
***

Karma: +0/-0
離線 離線

文章: 115



檢視個人資料 電子郵件
« 回覆文章 #19 於: 七月 31, 2005, 05:52:35 下午 »

期待下篇
已記錄


I Love Franz Ferdinand so much!!!!!
頁: [1] 2 3 ... 38
  列印  
 
前往:  

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.1.16 | SMF © 2006-2008,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.0! Valid CSS!
本頁花了 0.136 秒,以及 20 次的資料庫查詢。

關於本站  使用者條款  服務內容  廣告查詢  電郵本站
Powered By: SHOWTECH COMPANY.
Copyright 2001-2007 Showhapp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